体坛快讯

2020,武汉,困出个冠军

湖北省奥体中心距华南海鲜市场30公里,中间隔着东湖和长江。从去年春节起,游泳运动员张子扬被困在这里,长达153天。

按原计划,他将和久未见面的家人共度除夕,大年初二再飞往美国进行外训,冲击4月的2020东京奥运会选拔赛。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两个月后,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一年举行。

阴霾笼罩所有人,19岁的张子扬被迫接受了挑战,一个人对抗水阻,一个人对抗孤独。

—— 一个人的春节 ——

    还有一天就是大年三十,湖北省游泳队里没有过节的喜气,反倒是气氛紧张。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Ⅱ级应急响应,“封城”就在眼前。不少队员放弃了下午的训练,紧急收拾行李回家。中国铁路武汉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武汉“封城”的前一天,近30万人次通过铁路离开这座城市。

2020,武汉,困出个冠军
封城后的汉口火车站

再三思索后,张子扬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妈,这边疫情严重,今年就别来了,您把机票退了吧。”

“那怎么行呢?说好了过去陪你过年,再说你也不会做饭,一个人哪行啊?”

“这边马上就要封城了,再说大年初二我们就飞去美国外训了,就别折腾了。”张子扬听得出电话那头的关心,但他不想让家人来到时下最危险的地方,安慰过母亲,并答应做好防护后,他挂断了电话。

2020,武汉,困出个冠军
湖北省游泳队员张子扬

9岁练习游泳,11岁赴武汉接受专业训练,这位连云港海边长大的小伙子与家人聚少离多,春节假期本是他们早早预备好的团圆时刻,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了计划。

武汉光谷奥体中心,是游泳队队员口中的“郊区”,加上平时封闭式的管理,游泳队员们并未收到外界过多的干扰,但一个公开水域世界比赛的取消,又让他们心里有些不安。

墙外,武汉城区已经变了模样,诗人小引描述他看到的现实:广场冷冷清清,公交站上没有人,地铁也关闭了。空荡荡的汉口中山大道,有难以言喻的滋味。

除夕夜,整个游泳中心只剩下张子扬一位运动员,他在食堂领了年夜饭,拿回宿舍享用。在这间不大的屋子里,喜欢潮流文化的他自己布了一面鞋墙,透明盒子里全是AJ和匡威。他打开了收拾好的行李箱,拿出了原本准备到美国吃的一些食材,支起了火锅,当屋子变得热气腾腾,他给家里发去了视频邀请。就这样,他算和家人一起“云”过年了。

2020,武汉,困出个冠军
张子扬的年夜饭

张子扬原以为这是两天的独处,大年初二,他和队友们原计划出国外训——每年的外训,都是决定游泳运动员一年“收成”的重要集训,更何况,此时赴美还能避开疫情的风险。但新年的第一天,并没有人向他通知任何出国的事项,手机屏幕里,所有从武汉出港的航班都变成了红色。新闻上,钟南山院士宣布了病毒具有人传人的特点。他感觉到,外训没戏了。

疫情影响的不止是湖北省游泳队的外训,随后的几天里,CBA宣布比赛暂停,女足奥运预选赛的中国主场被迫更改了赛地。此时,距东京奥运会开幕仅剩半年的时间。

随即,承担国字号队伍集训任务的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运动员公寓几个大门全部上锁,往宿舍楼里走的路上临时设了路障,监控和保安24小时严格看守。国字号各个运动队下发史上最严封闭通知:禁止一切外出,非训练时间所有人必须留在运动员公寓内,严禁取快递,所有快递都要通过队里集中消毒后才能发放到个人手上。

反倒是处在疫情风暴眼的武汉,住在奥体中心的张子扬,对疫情还没有直观的感受,偶尔离开宿舍楼,他只要测一下体温。直到大年初七,他才第一次体验了核酸检测,白色的长棉签捅进了他的嗓子眼,医护人员还左右转了两下。

—— 一个人的训练 ——

对这位泳坛新星来说,何时能重启训练,是他面临的最大问题。

进队以来,成教练一直负责张子扬的训练,仅有极特殊的情况,张子扬会跑来跟他说身体不舒服,成教练都批准让他休息。而这一次,运动中心在禁止人员进出后,没有教练督促张子扬,训练与否全凭自觉。

睡觉、打手游,刷短视频,在经历了5天完完全全的放松后,张子扬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是时候开启训练了。在他的印象里,这是他从事游泳运动12年以来,休息时间最长的一次,“别说这么久没训练,5天不下水都没有过。 ”

他通过微信联系教练,提出恢复训练的申请。在全体放假的这几天,体育中心暂停工作,馆内的室温和水温已经达不到正常的训练要求,这种情况下运动员很容易得病。如果在2月份的武汉不慎感冒发烧,那后果可想而知。成教练立即向上级提出申请,重新烧锅炉,即便只为了他一名运动员,也要让他重回泳池。

2020,武汉,困出个冠军
疫情期间的湖北奥体中心游泳馆

大年初八,在拿到核酸检测报告,游泳馆内的水温达标后,张子扬重回泳池。他拿着游泳馆的钥匙,背着书包,戴着口罩,走向熟悉的训练馆。不同以往的是,他需要自己打开黑色的铁锁,下水前,他需要先揭开泳池一侧的白色塑料布——保持水温的被子。

在中国泳坛,独享一条泳道,那是曾经的世界冠军才有的特殊待遇。竞技体育靠实力说话,但也需要一些运气。整个2月,体坛的主题是取消和延期;着急攒分冲击自己第五次奥运会的羽坛传奇林丹,无奈地一次次取消奥运计分赛的行程。媒体开始计算那些老将退役的日期。

张子扬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尽管自己没能和家人团聚,但他现在还可以保持训练,这是其他居家隔离的队友不具备的条件。一个月前,这个泳池里有上百名队友,每条泳道里,最少有4、5名队友。划水嘈杂的声音,教练们在岸上大声的报时、宣告指令、甚至是呵斥。疫情之前,游泳馆在每天的训练时间内,总是鼎沸的状态。

2020,武汉,困出个冠军
张子扬一个人训练

而现在,张子扬听得见每一次滑水的声音。空洞的回音让他感到陌生。他从事的项目是长距离游泳,有时每天要完成万米的折返,本就枯燥的训练,泳池尽头也没有其他人可以交流。训练结束后,张子扬要在泳池里躺一会,放空自己,设想未来,什么时候能解封,自己能去哪比赛,会吃到什么美食。

—— 重回正轨 ——

“怎么又是红菜薹?”最开始独自训练的几天,每当打开盒饭,张子扬都会感慨一次。在那段特殊时期,红菜薹成了唯一得到供应的蔬菜。对于专业运动员,补充营养和保持训练同样重要,张子扬好不容易解决了体育馆的温度,饮食又成了他的难题。他如同走钢丝一般,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的训练。

自1月23日宣布封城,武汉成了一座空城。和张子扬一样,所有的家庭被要求非必要不出门。湖北奥林匹克中心成了他一个人的训练基地,而这座城市绝大多数的体育馆,都被紧急用来收治病人,它们被赋予了一个新名字——方舱医院。

2020,武汉,困出个冠军
疫情期间的武汉医院

教练一直嘱咐他,不要太多关注外界关于疫情的报道。张子扬也刻意地避免主动阅读相关消息,但新闻弹窗和朋友间谈论的话题也离不开这一主题,新冠疫情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

他做了个噩梦:偷跑到了医院,那里到处都是穿着防护服的医生,以及插着管子的病人。惊醒后,张子扬一直没能忘记这个画面。

一个普通的取餐日,张子扬下楼取餐,方正的白色保温箱里,只有他个人的饭,闻着香味,他打开了盒饭看了一眼,里面竟然是金黄色的炸鸡块。他小跑着回到宿舍,翻箱倒柜地找之前几包没打开过的酱料,当他如愿找到它们时,发现这些花花绿绿的料包酱盒,已经过了保质期。

训练基地的伙食逐渐恢复正常,这得益于疫情防控取得的长足进步。2月18日,在武汉封城的第26天,全国新增病例第一次被控制在了1000人以内。

工作人员陆续返工,朱主任复工顶替一直没能回家的胡主任。做完核酸后,朱主任直奔游泳馆,但队医坚决地禁止他入内,避免和训练的张子扬产生接触。朱主任听从了队医的意见,他在训练馆外观望,透过一块玻璃观看张子扬的训练。

又是一年樱花季。三月下旬的武汉,正在走出冬天的阴冷。疫情并未阻止武汉的樱花如期开放,但盛放的樱花让空旷的街道显得更加寂寥,网红赏樱处武汉大学禁止游客入内。张子扬继续着枯燥的训练,多位队友在电话里表达出了对他的羡慕,能在几个月的疫情中保持下水训练,这是一件幸运又奢侈的事情。

2020,武汉,困出个冠军
武汉解封,城市交通恢复活力

25日起,武汉先后恢复公交和轨道运营,各火车站开始重启,这座饱受摧残的城市按下了重启键。4月8日,武汉宣布解除封城。张子扬的队友也陆续回到基地。四月的全国游泳冠军赛能否如期举行尚无定论,但好消息是,日子终于回到了正轨。

—— 夺冠 ——

独居的日子久了,面对队友们的陆续归来,张子扬有一丝丝的恐惧。他坦言,最开始的两周,他会躲着那些“生人”,直到两周后才彻底恢复。5月15日,武汉市民进行新一轮的核酸筛查,张子扬和队友们也参与其中。结果显示,湖北奥体中心没有出现阳性病例。

在封闭153天后,张子扬终于解封了。他外出做的第一件事,是去电影院看了《夺冠》,一部本应在大年初一上线的体育题材电影。他是女排的粉丝,仰慕女排的高超技艺和拼搏精神。

6月,张子扬终于接到了外训通知——从原计划的美国变成了云南芒市,几个月后,疫情有了新的变化,中国的防疫政策起到了显著的效果,国内已经成为了更加安全的选择。CBA率先宣布复赛时间,中超也确定了开赛日期,体育比赛开始回归人们的生活。

出发前的那一晚,张子扬兴奋地睡不着觉,他翻着去年自己的行程,感叹自己竟然去了世界各地那么多的城市。明天,他终于又能去看外面的世界了。

9月,在历经15次核酸检测之后,张子扬登上了全国游泳冠军赛暨东京奥运达标赛的舞台。徐嘉余、叶诗文等等泳坛名将悉数到场。虽然在青运会上获得过金牌,但这个刚进入成年组的小孩,在自己的主项1500米自由泳项目上也并不起眼。

“我拿冠军有多大可能?”赛前,张子扬问自己的队医。

“1%。”队医答道。疫情期间,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成绩,也无法猜测对手的状态。

张子扬自己也没有想到,他完成了1%的逆袭,以15分39秒的成绩,力压山东名将季新杰和胡嘉夺冠。相较去年全国冠军赛,张子扬进步了8秒,已经达到奥运B标,距离奥运A标还差12秒。而在一个月前,他拿到全国马拉松游泳冠军赛暨东京奥运会选拔系列赛男子10公里个人角逐赛冠军。谈及这两场胜利,他向网易体育说出了一句海明威式的话语:“只要你自己不放弃,你就不会倒下。”

2020,武汉,困出个冠军
张子扬在2020全国游泳冠军赛1500米自由泳决赛中夺冠

回到武汉后,张子扬获得了短暂的假期,他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家人,他们一起去参观当地的名胜古迹。来到武汉多年,但他还没有好好地感受过这个城市,让他印象深刻的还是9岁时第一次见到热干面的情景。在那之前,他以为世界上所有的面条都是苏式汤面。

疫情过后,武汉向全国游客免费开放,他和家人进入了黄鹤楼景区,这是近一年来,张子扬见到人最多的一次,排队入场的人群,绕黄鹤楼好几圈。他和家人没有加入排队的长龙,只是在旁边的空地上坐了一会儿。他感觉武汉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又说不清是什么。

凭借2020年的冠军,张子扬入选了国家集训队。他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通过一年的成长,能够参加东京奥运会。那仍是一段未知的旅程,根据世卫组织的最新数据,全球感染新冠患者超过1亿人。但张子扬的心态很好,他知道自己和疫情一样,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QQ / 微博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