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风暴眼

有人试图挂在飞机起落架上逃离喀布尔,不幸高空坠落

有人试图挂在飞机起落架上逃离喀布尔,不幸高空坠落当地时间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武装人员在喀布尔国际机场外站岗。图/IC photo

“阿富汗的战争结束了。”当地时间8月15日,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穆罕默德·纳伊姆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说道。

当天,塔利班已正式进入喀布尔,第二次控制了这个国家的首都,这也是美国入侵阿富汗20年后,塔利班首次重返喀布尔。

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已离开阿富汗,他在社交媒体上称自己离开是为了“避免流血事件”。有消息称,加尼已抵达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

喀布尔的局势引发国际社会担忧。8月15日晚,塔利班另一名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塔利班部队进入喀布尔后,所有驻当地的外交机构和外籍人员都不会面临任何危险。但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已关闭使馆,撤离外交人员。

喀布尔部分地区已陷入混乱。外媒报道称,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国际机场的混乱已造成至少5人死亡,另有多人受伤。

00:53

阿富汗3人挂上飞机起落架试图逃离 不幸高空坠落悲惨一幕被拍下。

8月16日,据阿富汗媒体报道,3名民众挂在飞机起落架上试图逃离喀布尔,却不幸从空中跌落。

报道称,3人坠落在民房屋顶,当场死亡。塔利班攻占喀布尔后,民众涌向机场试图逃离。有外媒拍下大量民众在机场跑道上追逐美国军机,试图“登机”。机场表示,商业航班已停运,并提醒民众不要前来。

在8月16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阿富汗局势已经发生重大改变,我们尊重阿富汗人民的意愿和选择。阿富汗战乱已经持续了40多年,停止战争、实现和平既是3000多万阿富汗人民的心声,也是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的共同期盼。中方注意到,昨天阿富汗塔利班方面表示阿富汗战争已经结束,将协商建立开放包容的伊斯兰政府,并采取负责任行动,确保阿富汗公民的安全。

华春莹强调:“中方期待这些表态能够落实,确保阿富汗局势实现平稳过渡,遏制各类恐怖主义和犯罪行径,让阿富汗人民能够远离战乱,重建美好家园。”

讲述

讲述1

在喀布尔的中国人:塔利班发布安民告示,街上听到零星枪声

新京报记者采访目前仍在喀布尔中国城的中国人李西京,其表示目前喀布尔当地人的生活还算正常,街道上的秩序尚好,只是时不时能听到零星枪声。

有人试图挂在飞机起落架上逃离喀布尔,不幸高空坠落8月15日下午,喀布尔中国城外面的景象。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目前喀布尔当地的生活状况如何?有没有受到大的影响?

李西京:14日晚大约10点多,在我睡觉前,美方军用飞机开始在天上闹腾。15日早上大约5点半,我又被飞机的轰鸣声吵醒,这大概是美方在撤侨。后来据在机场附近工厂的同事证实,确实如此。而且空中还有武装直升机保护撤离行动。美军运输机、直升机一夜未停,很影响我们休息。

有人试图挂在飞机起落架上逃离喀布尔,不幸高空坠落8月16日,受访者在家中拍摄的外面街景。受访者供图

目前据我看到的情况,喀布尔当地人的生活还算正常,只是出现这么大变故后,街道上的行人很少,车辆也很少。但今天下午中国城前的十字路口车辆很多,武装警卫车辆明显增多。堵车情况很严重,导致我和同事从工厂回中国城路上多花了两个小时。目前我暂时居住在阿富汗当地朋友的家里,主要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朋友家目前也一切正常。

新京报:昨天收到待在家里的禁令吗?

李西京:塔利班目前发布了安民告示,让民众正常生活、工作。但目前似乎有抢劫现象发生。

15日上午10点左右,机场方向传来一阵枪声,不激烈,不一会儿就停止了,后来又有断断续续的零星枪声。

有人试图挂在飞机起落架上逃离喀布尔,不幸高空坠落8月16日,受访者在家中拍摄的外面街景。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塔利班昨天进入喀布尔时的情景是怎样的?当地人什么反应?

李西京:15日下午2点30分,有同事给我发来信息,说塔利班已进入喀布尔,看到塔利班士兵在附近公园里休闲。我在街道上没见到有塔利班士兵巡逻,我朋友说有见到。昨晚,我去朋友家时,见到路上有塔利班的悍马装甲车。

新京报:是否有很多当地人逃离喀布尔?当地秩序目前如何?

李西京:我没有看到当地阿富汗人恐慌,目前生活正常。

目前有多少人逃难我并不知道,但从社交媒体上看到有很多人去往喀布尔机场。外面街道上的秩序目前尚好,虽然时不时能听到零星枪声,但阿富汗朋友说这是打击抢劫现象的枪声。

新京报:还在喀布尔的中国人目前状况如何?有回国的计划吗?

李西京:我们中国城的员工目前都很好。尽管目前我们对塔利班并不害怕,但还要防备“东突”、IS等恐怖组织,他们对中国城的影响较大。不过,中国城也有严格的安全防范措施。我和厂里同事目前下一步的计划还未定。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塔利班这次重返喀布尔?当地民众对塔利班态度如何?

李西京:之前和阿富汗本地人聊,他们都不认为塔利班能攻进喀布尔。有人认为是阿富汗原政府太腐败了,人民对原政府太失望,才使得塔利班取得了胜利。

讲述2

在喀布尔的当地民众:没人能预料到塔利班会来得这么快

新京报:阿富汗民众的日常生活是否受到影响?

阿米尼:昨晚,喀布尔非常混乱。许多民众想赶回家,众多车辆造成交通拥堵。还有罪犯趁着混乱的局面抢劫民众和记者。虽然今天在家里仍能听到一些枪声,但我想这主要针对暴徒或罪犯。

目前日常资源供给没有被打乱,至少我的住所供电正常,也不缺乏其他生活必需品。

喀布尔是一个拥有近500万人口的大城市,民众还是会正常出行的,毕竟人们需要工作才能赚钱养家,不过,非必要的人员流动确实减少了。和以往的日子相比,一个明显的改变是许多企业都关门了。

新京报:从占领第一座省会到进入首都喀布尔,你如何看待塔利班的进攻行动?

阿米尼:没人能预料到塔利班会来得这么快。关于阿富汗政府为何未能反击塔利班,目前仍有许多问题没有得到回答。阿富汗政府的表现,就好像他们欢迎塔利班占领城市一样。

据我所知,阿富汗政府中有许多腐败问题,士兵们没有得到恰当的报酬,也没有拿到合适的武器装备等,这也导致许多士兵离开战场。无论如何,塔利班如此迅速地接管了这个国家,我们仍然感到非常震惊。

新京报:一夜之间,塔利班重返喀布尔,总统加尼离开阿富汗,你如何看待阿富汗政局的变化?

阿米尼:我和许多喀布尔民众一样,依旧处在震惊之中。昨天我起床的时候,加尼还在阿富汗。而今天醒来,就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政府在统治这个国家。

其实,当我听说部分塔利班代表和阿富汗政府代表将达成协议,让塔利班不经过战斗进入喀布尔,避免平民死伤时,我就有种奇怪的感觉,只不过没想到局势演变得这么快。

新京报:就当前局势而言,你个人未来有何打算呢?

阿米尼:尽管阿富汗有许多缺点,我依然爱我的国家,暂时没有离开的计划。但我还是比较担心当前局势,不知道这将如何影响我的生活。最近几天都没有出门上班的计划,我想静观事态的发展。不过,我不会放弃我的工作,我是一名老师,我认为这不仅是一份工作,还关系到阿富汗同胞的教育问题。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继续教下去。

解读

阿富汗的未来在哪里?

据新华社消息,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主任约翰·奇普曼指出,美军和北约联军在“撤出战略”中只突出了“撤出”,而忽视了“战略”。

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任美国驻阿富汗大使的詹姆斯·坎宁安表示,拜登政府原本可以选择有条件撤军,但却做了错误的选择。这损害了美国和盟友以及地区的安全,也损害了美国的信誉。

阿富汗局势变化之快让人始料未及。在经过20年的混乱后,塔利班掌权下的阿富汗会是什么样?阿富汗的未来会是什么样?新京报记者连线三位阿富汗问题专家,全面解读当前的阿富汗局势。

势如破竹的塔利班

新京报:几天前,外界普遍预测塔利班抵达喀布尔还需要一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但到8月15日就控制了喀布尔。塔利班为何能够迅速控制阿富汗全国?

有人试图挂在飞机起落架上逃离喀布尔,不幸高空坠落当地时间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武装人员进入喀布尔,在通往总统府的道路上严阵以待。图/IC photo

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阿富汗局势变化之快确实让人始料未及。可以说,塔利班势如破竹抵达喀布尔,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下的一种踩踏效应。

具体来说有三个原因。首先,美国的阿富汗政策沉重打击了阿富汗政府军的士气,他们已经不知道为谁而战、为何而战,失去了作战的目标和动力,自然节节溃败。美国的不负责任,甚至撇下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单独媾和,让阿富汗政府非常被动,且只能一再退让,这让他们觉得和塔利班的战争已经没有了意义。

其次,塔利班本身的综合策略是比较成功的,形成了比较好的示范效应。譬如在早期拿下的几个省会城市,塔利班没有作出极端行动,当地老百姓都感觉到塔利班变得更加温和,慢慢地其他地方也就接受了塔利班。

第三,阿富汗政府的很多政策都失策了,譬如此前一再打击地方势力、打击竞争对手,党同伐异的做法非常不得人心。但是,加尼政府打击了很多人,却独独没有削弱塔利班,最终让塔利班一路上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抵抗。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塔利班能迅速控制全国,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美国抛弃了阿富汗政府,这导致阿富汗政府军没有了斗志。其次,塔利班的战略策略比较有效,包括劝降阿富汗军阀伊斯梅尔汗,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相比之下,阿富汗政府军存在腐败、和地方势力矛盾不断等问题,应对起来溃不成军。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殷罡:塔利班能够快速控制全国,是因为阿富汗老百姓不想继续打仗、不想再有战乱了。所以阿富汗各省的民众、政府都不愿意抵抗塔利班,塔利班自然一路顺利抵达首都。某种程度上,这也是阿富汗人民对塔利班的一次配合。

事实上这也反映了一点,那就是美国撤军对于阿富汗是件好事儿,没有了外国势力的干涉,阿富汗人可以自己解决问题。

塔利班掌权下阿富汗的未来

新京报:塔利班会组建一个怎样的政府?

李绍先:塔利班到底会组建什么样的政府,目前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原先塔利班和中央政府谈判的过渡政府形式恐怕已经过时了,塔利班现在已经直接接管政府政权,要建立自己的政府了。

不过,类似前总统卡尔扎伊、阿富汗民族和解委员会高级专员阿卜杜拉等关键人物可能还是会参与,成立一个协商委员会,以帮助安抚民众、尽快稳定国家。

朱永彪:塔利班组建的政权可能会是一个,在原来伊斯兰酋长国基础上稍作修正的新政权。这种修正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在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方面的修正;二是在社会政策等方面的修正,未来可能会更温和一些。

此外,塔利班会更注重权力的分享和政治协商,譬如可能会将北部、中部的势力纳入新政府,以及让卡尔扎伊等人有更多参与。但这个政权肯定是以塔利班为绝对主导的,同时也仍是一个伊斯兰酋长国的形式,其核心内容仍然会保留。

有人试图挂在飞机起落架上逃离喀布尔,不幸高空坠落当地时间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武装人员进入喀布尔。图/IC photo

新京报:有人担心阿富汗会回到20年前的样子。你认为会吗?

李绍先:今天的塔利班和20年前是有着很大不同的,这一点一定要认识到。

从其近期的行为可以看到,他的政策更灵活、更温和了。譬如占领城市后,会出安民告示,然后一些城市的人继续正常上班,包括女性员工。从对外来看。塔利班也表现得更为温和。此前,塔利班代表走访了很多国家包括中国,一再承诺阿富汗不会成为威胁第三国利益的地方。从这些来看,塔利班不会是20年前的塔利班。

殷罡:经过过去20年,塔利班已经不是20年前的那个塔利班,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阿富汗不会回到过去的样子。

对于塔利班而言,这次重返喀布尔,他们和第一次肯定是不一样的。一路走来,塔利班做了大量的宣传,老百姓也就比较放心,逐渐接受了他们。前总统卡尔扎伊等人留在了喀布尔,未来也会参与阿富汗的政治重建进程。从对外角度来说,塔利班也一再承诺,接管政权后不会重复过去的屠杀报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坚持极端的伊斯兰教法。

除此之外,如果塔利班再回到过去那样极端的政策,那它不可能持久,可能很快会再次被推翻。因此塔利班也不敢再回到过去的做法。

新京报:塔利班掌权以后,阿富汗会面临哪些问题?

朱永彪:塔利班掌权面临的挑战仍然很多,内外部都有。可以说,阿富汗要彻底稳定下来、实现长期的和平稳定仍然面临很大的困难,这是可以预料的。

未来阿富汗内部仍然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小规模的冲突,但大的冲突应该可以避免,除非塔利班在和其他势力进行权力分享时出现了严重的纷争。

殷罡:对于阿富汗来说,这次变局应该是一场全国性的和解。

在权力交接的过程中,阿富汗可能会出现一些混乱的情况,但应该很快会被平息。阿富汗人民对于塔利班从不抵抗,再到配合,之后就可以共同建设国家,实现全国和解。目前,阿富汗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所以说,我对阿富汗的前景还是比较看好的。

逃离阿富汗的“前总统”

新京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阿富汗总统加尼就辞职并离开阿富汗,称是为了避免“流血事件”。加尼离开是出于什么考虑?会对阿富汗局势产生什么影响?

有人试图挂在飞机起落架上逃离喀布尔,不幸高空坠落资料图:阿富汗总统加尼(Ashraf Ghani)。图/IC photo

李绍先:随着塔利班入主喀布尔,加尼逃离阿富汗是必然的。因为美国显然已经彻底抛弃了他,他再留下既难受又危险。以前有过先例,30多年前苏联撤军之后,当时留下的统治者就被吊死了。

朱永彪:加尼逃离,是因为他大势已去,不得不逃。一方面,塔利班已经进入喀布尔,他已经指挥不动阿富汗的军队了。另一方面,加尼和卡尔扎伊、阿卜杜拉等传统竞争对手的矛盾也愈发尖锐,在这个特殊时刻,处于弱势的他已无法处理这些矛盾,只能逃离。

加尼逃离阿富汗,对于阿富汗的政治重建还是会有影响的,尤其是对于一些接受西方民主思想信仰的政客和民众,心理打击会比较大。其次,这对于一些仍在犹豫的政客、政府军会有比较大的冲击和触动,塔利班也会借此稳定其基础。

美国在阿富汗局势中的角色

新京报:美国2001年推翻塔利班政权,扶植了新政府。20年后,美国撤军,塔利班再次掌权。你怎么看?

李绍先:美国无疑是阿富汗局势的始作俑者。20年前,美国把战争带给了阿富汗,此后几十年战乱不断危机不断。

当前的局势,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美国撤军心切,所以单方面和塔利班达成了撤军协议,没有考虑阿富汗政府。当然,也是因为塔利班坚持认为阿富汗政府是美国的傀儡,不愿意和政府谈。所以美国一撤军,塔利班必然会开始进攻。

美国在阿富汗的行为是不光彩的,尤其是极速的撤军。他扶植了阿富汗政府,最后又抛弃了它。这样的结局,对美国的国家形象、对美国的国际信誉是双重打击。

朱永彪:可以说,美国是阿富汗乱局的罪魁祸首。美国在阿富汗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完全是从美国利益出发,不尊重阿富汗、对阿富汗历史国情也不了解,导致犯下一系列的错误,推动阿富汗局势一再恶化。

美国过去20年投入了很多的资源在阿富汗,希望打造一个他所希望的民主国家,但显然没有成功。

殷罡:我认为,美国撤军对于阿富汗而言是好事,这让阿富汗在没有外国军队的情况下,可以自己解决问题,从而推动全国和解。

国际社会的应对

新京报:面对阿富汗的变局,一些国家表示了忧虑。你认为这个时候,国际社会应该如何应对?

朱永彪:目前国际社会主要还是要密切关注阿富汗局势的发展,一方面要看塔利班是否会履行承诺,作出改变;二是要关注阿富汗是否会发生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

如果阿富汗出现人道主义危机,那么国际社会可能需要提供援助或者进行干预。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阿富汗内部的整合,看塔利班是否能和其他势力达成妥协,形成一个稳定的政权。

李绍先:国际社会对阿富汗仍有忧虑。一是担心塔利班掌权后,会产生大量的难民,很多人会逃离这个国家。二是担心若是阿富汗再次陷入长期战乱,那这个地方可能重新成为伊斯兰极端势力、国际恐怖主义势力的聚集地。

目前来看,塔利班迅速拿下政权,难民危机有所下降,再次成为恐怖主义聚集地的风险也降低。但未来到底会如何,仍需要关注塔利班上台后的行为。

新京报:塔利班上台,会对地区局势产生影响吗?

朱永彪:塔利班上台可能会对周边局势产生一些冲击,其本国安全形势可能会向周边外溢,这一点需要密切关注。此外,还要关注到意识形态方面的冲击,也即,谨防极端主义的兴起。不过目前来看,这种影响还没有很明显。

殷罡:塔利班上台之后,会努力和所有周边国家都保持良好的关系。它也一再作出承诺,不会对地区安全构成威胁。事实上,只要塔利班稳定控制局势,就会逐渐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分析

35万阿富汗政府军为何不敌6万塔利班?

从理论上说,阿富汗政府军对塔利班应该有着巨大的优势。阿富汗政府军,理论上有35万人,塔利班武装的核心成员约有6万人。为何庞大的阿富汗政府军会在塔利班面前迅速溃败?

《华尔街日报》称,阿富汗政府军,理论上有35万人,包括陆军、空军和警察部队。美国及其西方盟友花了20年,斥巨资训练和装备阿富汗政府军。

因此,在西方政府眼中,阿富汗政府军理应有能力扼制塔利班的扩张。美国总统拜登在今年4月宣布决定从阿富汗撤军时,对阿富汗军队的能力表示有信心。

即便在塔利班连连取得战场胜利的阶段,拜登也坚称不后悔撤军的决定,强调“阿富汗政府必须为自己而战”的论调。拜登对媒体表示,“在过去20年里,我们已经花费了1万亿美元,为30多万名阿富汗军人提供了现代化的装备和训练。”

有人试图挂在飞机起落架上逃离喀布尔,不幸高空坠落当地时间2021年8月13日,阿富汗坎大哈,阿富汗政府军和塔利班在前线交战,阿富汗安全部队成员在车辆旁边睡觉。图/IC photo

不久前,许多美国及北约的高级将领声称他们已经塑造了一支强有力的阿富汗政府军。

今年4月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在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发表讲话称,“由于北约联军的努力和训练,阿富汗安全部队已经变得更好、更有能力去保卫领土。我们将继续支持这些努力。”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一位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曾对国会表示,“阿富汗军队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另一名美国陆军中将也曾表示,“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正在取得胜利。”

然而,现在来看,这些判断均失误了。

事实上,伤亡、逃兵和腐败问题一直困扰着阿富汗政府的军队和警察,BBC称,一些阿富汗政府军指挥官甚至虚增士兵名单,从而索取这些根本不存在的士兵的薪水,即所谓的“幽灵士兵”问题。

2019年,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SIGAR)向国会递交的一份报告显示,当时阿富汗国家安全与国防部队(ANSDF)的人数较上年同期减少了近4.2万人。报告称,阿富汗军队和警察数量显著下降的原因可能是试图删除所谓的“幽灵士兵”名额。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SIGAR)表示,“严重关切腐败问题对阿富汗政府军的腐蚀性影响,以及对关于阿富汗政府军力量的数据存疑”。

英国皇家联合军种研究所的杰克·沃特林对BBC称,即使是阿富汗军队也从来没有确定过自己到底有多少军队。

此外,杰克·沃特林称,阿富汗政府军在装备维护和士气方面存在问题,当政府军士兵被派到远离家乡的地区战斗时,他们很容易迅速放弃战斗逃跑。

另一方面,塔利班的军力更加难以评估。

据美国西点军校打击恐怖主义中心估计,塔利班武装的核心成员约有6万人。但是,如果再加上相关的其他民兵组织和支持者,这个数字可能会超过20万。一名前英国军官对BBC称,他表示,“塔利班似乎是一个由多个相互交织的派系组成的联盟。”

与此同时,阿富汗政府军内部也因为派系林立而四分五裂。阿富汗的各个部落、军阀、民兵组织,甚至政府官员,往往为了自保而迅速转换立场。

“在阿富汗的一些地区,仅仅只有人数很少的塔利班武装人员,根本不足以占领一个地区,但是当地的政府军见到塔利班就交出武器逃跑了”,阿富汗一个亲政府的民兵组织的首领对美联社说道。

QQ / 微博 / 博客